《巴黎最后的探戈》好看吗 经典观后感10篇 巴黎探戈

《巴黎最后的探戈》是一部由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执导,马龙·白兰度 / 玛利亚·施奈德 / 让-皮埃尔·利奥德主演的一部剧情 / 爱情 / 情色类型的电影,本站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巴黎最后的探戈》观后感:强奸戏是真的!!!!!

#言论#着名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承认与马龙·白兰度联手策划了中对女主角玛利亚·施奈德的强暴戏:“想捕捉她作为女孩的反应,而不是演员。” 此事是影史上臭名昭着的污点,贝托鲁奇此前也不止一次公开说过此事,但日前一个拍摄于2013年的视频采访浮出水面,第一次记录了他在视频中谈论这个事件,引起轩然风波。

“美队”克里斯·埃文斯:“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看待这部电影、贝托鲁奇、白兰度,这种行为太恶心了,我很气愤。” 安娜·肯德里克回复说到:“施奈德很多年前发声明说过这事,我每次跟人们提到这事都会翻白眼”

“劳模姐”杰西卡·查斯坦:“给所有喜欢这部电影的人——你在看一个19岁女孩被48岁老男人强奸的电影,并且是导演策划的。我感到恶心。”

前不久公开自己曾被2次强奸的“木头”埃文·蕾切尔·伍德:“这是我第二次说,该事件让人心碎,极端粗暴,他们两位是非常变态的人,会觉得这样的事是OK的。”

非裔女导演艾娃·德约列:“不可原谅。作为一个导演,我完全不认同这种观点,作为一名女性,我感受到恐惧、恶心、愤怒。”

@大师姊: 施奈德都死了5年了。片子拍完之后始终没能走出这个片子的阴影,知名度也是能杀人的。后来过着1种自毁的生活,五十几岁就死了。她说过这件事情给她带来的伤害,1直没得到承认。她死之后贝托鲁奇才表示内疚,说他的确可能把她的青春毁了。

《巴黎最后的探戈》观后感:在巴黎,我鄙夷我的生活

在巴黎,人们常常可以遭遇那种在极短的时间攫住你、让你神迷心窍的爱情。因为,无论如何,这是一个美丽、神秘、充满色彩的城市,来自世界各地的血统在河畔悠然漫步,身姿曼妙的女人和英俊高大的男人在街头亲密攀谈,成千上万个寂寞又饥渴的灵魂在夜间沸腾、碰撞、分离,迸溅出来的短暂激情,几乎染红了整片天空。

尽管爱情与时间的关系已经成为让人厌倦的主题,尽管人们依旧重复着在爱情这座囚笼中进进出出,《巴黎最后的探戈》依然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这个人类永恒的悲剧。毫无疑问,这是一部悲观主义者的电影,即使它从头到尾都色彩缤纷——红色的房间,红色的大厅,鲜花簇拥的尸体,以及沾满了红色血液的床单,仿佛永远也冲不干净那无穷无尽的鲜血的浴缸。

起先,马龙•白兰度饰演的保罗在桥下像疯子一样嘶吼,火车盖过了他的声音,然后,他绝望地蜷缩在棕色的大衣里,仿佛一点点微弱的声响就可以把他折磨至死,而让娜只是愉快的走在他的身前,他们一次次的相遇,直到他比她早一步拿到出租公寓的钥匙。

保罗也许只是想找到一个避难所,好让他可以坐在一把舒适的椅子上,暂时离开那个禁锢他的世界,如他所说,就在此孤独地安度余生。门卫出于贪婪的恶作剧打破了他的计划:让娜的贿赂让她交出了房间的备用钥匙,两个人终于相遇在破旧的公寓里。这儿只有支离破碎的镜子、枯死的盆栽、老旧的家具、让人窒息的浴室,也许唯一被前任房主们留下的,正是满墙满地满房间的红色性欲。

对让娜这种刚刚步入能够被称为女人年纪的女孩来说,人近中年的保罗,神秘而又充满男性的魅力与力量,正好与她那瘦小多嘴的年轻男友汤姆相反,更何况在她的记忆之中,「父亲」扮演的角色又如此微妙。而对保罗,这样的年轻女人,正是他们那种西装革履的中产阶级在高档舞厅之中唾手可得的。欲望被点燃,而其狂野粗暴、几乎是返璞归真式的动物荷尔蒙释放,正如他们在做爱时,模仿动物的叫声以代替彼此的名字。

保罗和汤姆正好是两个极端,前者是心灰意冷却如同小孩的中年男人,沧桑绝望,童年关于父母酗酒、嫖妓、暴力的记忆让他变得暴躁、敏感、缺乏信任感,面对妻子的出轨和自杀,他束手无策,盲目地发泄自己的痛苦。当他来到妻子情人的房间时,我甚至以为他会就此爆发并且进行报复,然而他没有,他看着妻子撕毁过的墙纸默默地低下头,仅仅将一肚子的苦水倒给了躺在床上的妻子的尸体。

正因为如此,保罗粗暴地抵抗天真的让娜侵入他的世界和生活,拒绝倾诉也拒绝倾听。回忆对他而言是危险的,哪怕一个小小的词汇就会将他重新牵扯进他拼命挣脱过的世界,他流亡一般来到巴黎重建生活,却再一次失去了他的避风港。巴黎的纸醉金迷没有改变他出身美国农村家庭的粗野,他利用这种粗野的习性和巴黎的生活划清了界线,他用尽粗俗的语言抵抗眼前虚幻的生活,而这种粗俗的最好表达,无非就是性与暴力。公寓里最大的家具是床,也是他们最常栖息的地方,另一个地方是沙发,是保罗卸下防备偷偷哭泣的地方。在一次向让娜透露自己的故事时,他蜷缩在沙发上,拿着那个小小的灯罩抽泣,就像它和他有相似的、被遗弃和无从选择的命运。

而让娜的男朋友汤姆,则和保罗刚刚相反——他是个故作成熟的大男孩,天真乐观,乐意倾听和挖掘让娜的故事,甚至要将他们的爱情故事拍摄成一部电影,他沉浸在自己的戏剧世界甚至极端自恋,把让娜的一切都戏剧化,在争吵时比划着构图,甚至求婚都要在电影拍摄的过程之中进行。他扮演的角色考验着让娜的耐心,促使让娜挖掘出更深的自己。

如果说故事进行到了这里还是冗长乏味,那么最后几场,简直是一气呵成、让人赞叹。

汤姆向让娜求婚,她第一次面临选择。结婚意味着她与保罗之间不必负责任的情欲终止,意味着她将过着「一对男女回到家中脱下工作服然后开始做爱」的乏味日常生活。试婚纱的过程中,她冒着雨飞奔回家,向保罗表达了爱意,而后者惊讶之余,只是粗俗地考验了她,给了她一个「教训」。有趣的是,汤姆的求婚和让娜的告白,都出现了意味深长的道具:汤姆套在让娜身上的,是一个浮不起来的救生圈;而让娜在保罗的床上,却发现了一只死老鼠。

保罗来到妻子被鲜花簇拥着的苍白尸体前告解,像个孩子一样痛哭失声;他追逐一个抛下情人的男子并给了他一顿教训;他搬走了公寓里的家具,决心将真实的自己呈现在让娜面前。而此时,误以为保罗不辞而别的让娜,慌不择路的选择了她之前遗弃的汤姆。保罗说的对,她完全没有办法自己独处,他自虐一般地认定了孤独和痛苦为伴,他最不应该拥有的,就是潘多拉匣子里的「希望」。让娜与保罗之间充满情欲色彩和宣泄气质的天真游戏,当然不能与汤姆共享,因为后者除了用尽心思琢磨如何将他们今后的一切生活戏剧化成为一部电影之外,就是指责她不像个成年人,讽刺的是,他最后给了她一个宽容的拥抱。

让娜做好了重振生活的准备时,却和保罗再一次相遇在桥下。火车疾驰而过,出现在让娜面前的,是中产阶级形象的、西装革履的成熟男士,他带她来到高档舞厅,迫不及待地向她坦言自己的职业与生活。当他神秘的面纱被撕碎时,让娜对他的一切幻想都开始破灭,他粗俗的本性让她反感,他乏味的现实生活让她阵阵恶心。在高大的正厅里,一群群这样的中产阶级精英伴随着探戈翩翩起舞,他们大闹一场之后离去,让娜拼命要逃脱保罗的追逐,最后逃到了自己的家中。保罗穷追不舍,而她在电梯里像疯子一样求救,就像保罗——这个让她有过情爱幻想的陌生男人——会将她生吞活剥似的。

在她的家里,保罗戏谑地戴上了她父亲的那顶帽子。他自以为的雄性魅力已经在让娜眼中丧失殆尽,在她说出自己名字的那一瞬间,她用父亲留下的手枪杀死了保罗。保罗踉跄地走到窗前,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城市——这里还有很多故事,比如清理妻子自杀房间时那个不肯关掉水龙头的神秘女人、那个因为妻子长了蛇皮而外出宣泄性欲的男人,也还有很多未解答的谜题,比如妻子自杀究竟是出于什么理由——然而一切都于他无关了,他只是那个蜷缩在母体、口中喃喃喊叫着母亲却从未得到过母亲的爱的婴儿,没有彻底出生就已经死亡。

其实在跳那场最后的探戈时,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贝托鲁奇用几个漂亮的构图结束了那场戏,保罗过着中产阶级的生活,却鄙夷自己所在的阶层,他脱掉裤子侮辱他们所谓的高雅,他一贯的粗俗才是他的防身工具,而他的错误也许就在于,他总以为结束就意味着开始的可能,但也许在爱情的途中,让娜还在实验和寻觅,而他自己却已经行将就木了。

《巴黎最后的探戈》观后感:培根用画,贝托鲁奇用电影。

影片很长,真的长,250分钟,对这种话唠剧情片不感冒的还是慎入,我到最后还是看完了,中间有想过弃剧的,又因为某个点,被吸引住了,耐着性子继续看了下去,从这个观影角度来看,也不是那么乏味,里面情色尺度的开放,算是我最近看的片子中最无下限的了,当然,作为一个非宅男,并不是我的关心点。不得不说,这部戏被很多人夸,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影片的剪辑,导演的场面调度,镜头切换巧妙,音乐互相配合所营造出来的那种悬疑,紧张,恐怖,变态的感觉,而画面很多场合忽明忽暗,一半暖色调,一半冷色调,时而活泼,时而阴沉的那么个效果,很多画面是很精美的,像油画那样,里面有个片段是保罗从外面回来,走到已故妻子的遗体面前,搬了张凳子坐在床前,准备开始控诉,这个画面是所有最喜欢的一副了,远远望去,就像一副油画呀,还是很美的。

《巴黎最后的探戈》观后感:notes

破旧的旅馆 迷信的岳母 热情的法国女郎 不喜欢回忆的中年男子 名字被禁止的相处 难道你不想了解我的一切 不耐烦的反感 从右到左的镜头 故事里迷恋镜头变化的男友 火车 一帧帧的扭打画面 愤怒 甜蜜 紧张的音乐 妻子情人身上的红色格子法兰绒长袍 威士忌 墙上被撕毁的墙纸 受伤的手指 从墙上开始的改变 唇上水泡 腹肌 窗前的扶手座椅 壁炉前的扶手座椅

倚在镜子前的法棍 俯镜里紧绷的西装裤 公寓 火车 公寓 交错的火车 黑胶唱片里的惊喜 巴黎铁塔下的求婚 一个星期的婚期 穿着军服的她 穿着白裙的她 大雨 逃离 老鼠 妻子 妆容 原谅 妓女 公寓 女郎 猫 逃离 消失 萝丝 名字 六分之一 相遇的地方 春天 相识 舞池 红色的领带 红色的外套 香槟 舞步 仪式 我们 我爱你 最后的探戈 追赶 逃离 “我想要知道你的名字” 枪声

《巴黎最后的探戈》观后感:当你们谈论男主时我只关注女主

浓眉深眼窝,笑起来上唇略薄,门齿微露。

标准的女人,说过去,探秘密,情绪化,把爱挂嘴边,小鸟依人,天真却又该懂的懂,暗藏欲念。

这种女人终究不给男人留余地,自己跳陷阱的时候不忘把男人也拉下水。

别人说的快进我只有在男主的地方进了,甚至包括哭他老婆那段,大家所谓的神演技。但是演不正常总比演正常简单。女主演的每一个完美女人模子的镜头我都舍不得,我要暂停,后退,完美的身材,大到下垂十年后要当球踢的丰乳,多毛的阴阜,完美的腿,一定角度不太好看的大颌角。

不过我想一切原因还是我就碰到过这样的女人,一样的眉弓眼窝眼神,不过留着齐腰的微黄马尾长发,笑起来门齿微露,身材瘦佻敢上喇叭裤。抱歉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记得你也看我时小兔一样的眼神,然后我也只能在这电影里再见到了。

《巴黎最后的探戈》观后感:无可厚非的生命

珍妮闯入一个复古的房间遇见了保罗,在房间里要求没有姓名,没有彼此身后的往事,而是充斥了一种魔性的张力,情感淋漓尽致的流露,一种忘却自我的返璞归真。保罗看似莫不在乎回避过去的往事,自己的身世,但是内心的真实情感又会在不经意间突然的爆发出来,那时的痛苦,是抽搐的眼泪,是无力解决的矛盾。保罗面对天真可爱和迷茫的珍妮,他不想知道她的一切,他不想知道外面的世界的善与恶,因为他无法理解这个世界的判断标准,就像他无法理解妻子的自杀,他也不理解自己内心的矛盾,但又无法放下,他只能选择回避这一切,但不是代表他在逃避。他只是想以自己的方式面对这个敏感的世界,他还在思索。直到他遇见了和他相似的珍妮,他想放下过去的一切,拿出最大的勇气去真实的展现自己,去向珍妮讲述自己那痛苦但不丑陋的往事与身世,去揭示人们循规蹈矩生活下的丑陋,他在一群衣冠楚楚的人们面前脱下了裤子,他下定决心要真实的面对自己感情。他对珍妮的感情,他不知道珍妮是怎么想的,是在拒绝他?还是像以往一样的玩笑?他无法理解,但是他认为这不重要,他只要坚持自己想法,就会感动珍妮的。但是珍妮认为他的行为很疯狂,她无法理解他在众人面前脱下裤子,她害怕,她一直都在害怕,最后开枪杀死了他。他中枪后没有继续对珍妮表示爱与恨,而是走向了窗台,观望了这个世界,这个崭新的世界。

《巴黎最后的探戈》观后感:贝纳尔多的败笔

是从《末代皇帝》开始了解贝纳尔多的,也是由于《末代皇帝》让我产生对他的好奇,所以才来看《巴黎最后的探戈》,虽然这是大师之做,但我不得不说,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败笔。

电影我是快进着看完的,因为很多镜头真的不值得我为它停留,有人说看到了中年男人的挣扎和他变态的心理。但是我觉得这部剧本身就是变态的,两个陌生人之间暴力地做爱,昏黄的灯光,幽闭的小房间,好像就适合发生这样禁忌而又刺激的事。无知的少女和丧妻的中年大叔,这样的组合本身就会引起人们无限的遐想。但是电影似乎弱化了白兰度所演的中年男人的罪恶,相反,只是缓缓把这个中年男人身上值得女孩动心的地方向观众铺展开来,那些行为就是赤裸裸的强奸,哪里有美可言,那全都是中年男人的所有情欲的妄想,只不过恰好有一个小姑娘出现,恰好能满足他全部的欲望而已。对于那个小姑娘,他是个能耐心听她说完絮絮叨叨的话并且满足她对性的所有幻想的人,自然而然,她对眼前这个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产生了依赖。

影片中唯一令我欣慰的是女孩最后一枪打死了这个觉得已经爱上她并且妄想与她共度一生的的那个中年男人,一切又回到开始,这才是最好的结局,最起码她没有被男人给她的这种虚妄的快乐而迷惑。

况且,为什么影片拍摄完以后,马龙 白兰度更加声名大噪,甚至都没怎么出现过几面的人男二号让 皮埃尔 利奥德也初露头角,而饰演女主角的玛利亚 施耐德则倍受批评且一蹶不振,影片中有一幕保罗用黄油强奸让娜的场景甚至都没有事先征求过女主角的同意。为什么男性在性上总是要比女性幸运?

性的开放并不是一件什么坏事,但我不希望一一种牺牲的方式来追求导演自诩的所谓艺术。

《巴黎最后的探戈》观后感:我看到你跟自己作战

提到《巴黎最后的探戈》,你会想到什么?

那场“黄油强奸戏”,是吗?

民众对这场戏的“兴趣”源于女主角玛利亚·施奈德2007年在《每日邮报》的一次访问。

之后,“48岁男主和导演策划鸡奸19岁女主”、“那场强暴戏竟然是假戏真做”……这样的标题就开始被各种媒体疯转,直至今日。

“去,拿黄油来!”也成为影史上的经典句子。

《巴黎最后的探戈》观后感:最为极端的爱情

爱是一个超越世界一切文化领域的概念,无论是心理学、哲学、文学、物理学、经济学、生物学。无论你从哪个领域给“爱”下个定义似乎都是对的,又似乎都是错的。

因为爱是一种最极端的状态——就像加缪说有一些人生来就是为着生活,而有些人生来就是为着去爱的。生活总能继续下去,它或是毁掉爱,或是被爱毁掉。其中的一个总会被另一个毁掉,而你大抵只能从二者中选择其中之一,如果你想二者求全,除非你是魔鬼,或是像浮士德那样与魔鬼定下契约。

当然我们看到这类最极端的爱,多是在那些艺术品之中。有人会说艺术难道不是来源于生活吗?但我们或许该更信服另一个论断,那便是艺术是对生活的否定,就像爱在大多时候也是对生活的否定一样……

爱的原始欲望的困境,是从始终不能融合为一的两个个体从产生,到在社会下曲解彼此身份这个再度化为社会中的两个陌生人所结束,而对爱本身的理解,也即在这两者之中犹如钟摆般转动来回。

由动物变人,人再次成为动物,这之中的每一次变化都是丑陋的。

由人变动物的丑,是由于其每一次的交媾都是一种消耗。交媾是一种只指向其本身,而被其本身所吞噬的行为。从需要到摆脱需要,针对乏味的本身却足够麻木的解药。它是匿名的。她是夏娃,而你是亚当,针对爱的体位可以因人各异,但达到高潮的愉悦和泄尽的感觉却是在古老的群体意识里就已经合一的表现。需要强有力,和反传统经验美学的东西来抵御这种消耗。所有类似在空房间里忘却身份而不顾一切地性交,都无一在结局之处走入死神的宴席。

由动物再回扭到人的丑陋,更是复杂。性爱是如此真实,以致于在这之后或者之前,要疑问,所有背向它的交换:身份,名字,过去,与社会的连结,家庭,其深层指向何方。自然,人类无可避免被社会这顶毡帽所粘连,和社会下的婚姻一样,凡此种堡垒针对的服务均是互惠性质的。一个让他觉得安全和舒适的地方。一个可以让他崇拜阴茎的地方。

他们疯狂做爱,通过性的释放表达着内心的寂寞和空虚。原来,那两个人试图通过性的放逐达到的却是爱的救赎。

对于公寓内的陌生女子,他疯狂做爱。所有这些无非就是对于自己内心无限苦痛的一种排解,当人的内心心理上出现问题的时候,希望获得平衡的一种手段很可能的情况就是身体上能量的释放。

对于男人来说,性并非爱的一种表达形式。对于女人来说,性却多是爱的一种表达形式。

爱与不爱都是因为性。珍娜因为获得性的高潮而有些爱上保罗,保罗因为释放了性的淤积而得寸进尺。性的方式表达着两人之间微妙的关系。而这种肉体的关系无疑是十分脆弱的。当保罗希望得到珍娜的名字并积极追随其进入家门的时候,到底是出于性的召唤还是爱的驱使已经模糊。而当珍娜拔枪射击的时候,到底是出于对爱的覆灭的悔恨还是性的遥不可及的悲伤也已经模糊。

找到恋情也不能解决生活中那持续到死的空虚和恐惧的自白是一个厌世者的内心流露,而他沉溺其中颓废消沉,而并没有像存在主义者所推崇的那样去和不幸抗争,去把自己变成自己想变成的样子。

一场荒谬的性爱游戏,他和她在性中的欢乐,可以不问姓名,不问过去,不问外界的一切,然而,在男人想要面对心中的爱情时,女孩却开枪把他打死了,女孩把他当成一个疯子。

爱情是可以独立存在的吗?在一个没有名字、没有过去、不考虑将来的于世隔绝的小屋里,他们相爱,爱就是爱的本身,可以说这才是纯粹的爱。

纯粹的爱情势必是一种不能承受的生命中之轻,就是如此,作家创造的纯粹的爱情环境就会渐渐被吞噬。女孩感到寂寞、难以承受,最后走会了现实的世界里。在现实中,这种纯粹的爱人就是一个疯子一个陌生人一个他者。

爱情需要一种仪式,确认、身份、生活,爱情本身不是仪式但是它却需要仪式,男人想否认这种仪式,只承认纯粹的爱本身,没有名字,不需要走进彼此的生活,但是最后却颠覆了自己。

人性当中的诸多欲望都缘于现实中和理想中的结果不能统一。很多的付出因为得不到回应而变得不甘心,变得变本加厉,因为得不到,便以为那是爱。他以为妻子挥霍尽他所有的爱,其实只是爱上了那份不甘心。她以为他的离开是一种对爱的辜负,其实只是爱上了自己的幻觉。开始的时候就根本没有想过结局,所以他说“不要说名字”。没有名字,没有明天,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如果你对游戏当真,那么就注定是悲剧。如果没有动感情,那么我们谁都玩的起。

每个人都有成人的一面和孩童的一面,如果你能呆在孩童里,你是幸运的。

真正的极端的爱情就像是地狱般灼热而晦暗。

用伤害亲爱的人来表达我们的爱。

爱比死更冷。

《巴黎最后的探戈》观后感:巴黎的探戈

看这部电影冲着大师和巴黎去的,主要还是冲着巴黎去的。听起来很傻,这只不过是一部名字里有巴黎的电影罢了。但是管它呢,我有巴黎情结,虽然是起源模糊很虚幻的那种,与此同时,我有真实的电影情结,结合起来就有一种找到现实通往虚幻捷径的快感。

说回这部电影,又是关于两性的主题。男主的情感是最好理解的。他的妻子出轨,跟自己的房客,在自己的旅馆。而出轨的最大目的,用情夫对男主的话讲,是 她利用我来出卖你。这还不够,妻子出轨后还自杀了。这让男主声嘶力竭又失魂落魄,这在影片开始女主遇见男主的情形中可以看出来。他憎恨自己的妻子,身体的背叛已经足够让他抓狂,他不敢想象自己与妻子的做爱次数是否有妻子与情夫的多。他恨死她的不忠了。然而,妻子最后的自杀才是最狠的报复。看着浴室里四溅的鲜血,他感觉到身体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他从愤怒变成痛苦。因为他深爱自己的妻子。在殡仪馆里,他对着妻子的尸体疯狂地诅咒,用尽世间最难听的语言骂她。过后,却悲伤无比,因为,再怎么骂,她也不会起身回击了。因为,作为丈夫,他爱她却不理解她的本性,并且永远没有机会理解了。爱恨交织。

这样的痛苦让他变得扭曲。于是他选择逃避,刚好他又遇到了年轻的对爱情有自己独特理解的女主。女主说结婚就像修车一样,双方就像穿工作服的两个工人,在修理一个引擎。要是婚外情会怎么样?那就不止两个人修理了,有三个或者四个人。那爱情呢?爱情是两个人到秘密的地方,脱下工作服,再次变成男人和女人,然后做爱。她跟男主就是这样做的。

遇见女主时男主刚刚丧妻,希望一样一切只是一场梦,然而痛苦却时时提醒他斯人已逝。于是他拒绝跟女主讨论过去,拒绝告诉她自己的名字,自己的一切,也拒绝知道关于女主的一切。每当女主提起过往,他会抓狂。女主问他,你几岁了,你读过大学吗?他回答,过了这个周末我就93岁了,我曾经在刚果大学主修鲸鱼性交课程。他告诉女主,我们不需要知道这间房间以外的任何事情,让我们忘掉身份,忘掉一切。

刚开始,这确实很有吸引力。男女之间省去了人间诸多烦恼,只专注于本身,也很符合女主的爱情观。但是时间一久呢。你对面前的男人一无所知,而他对你的事情也毫无兴趣。你觉得爱他,但是也怕他,因为他喜怒无常。在一间租来的床上会出现死老鼠的公寓里,爱情,女主相信的爱情会维持多久?

并且,女主要结婚了。她答应了未婚夫的求婚。这是影片的另外一条线,非常的荒唐讽刺。未婚夫带来了电视台记录自己跟女主的生活。镜头之下的爱情,变成了一种表演。他不断地跟女主说,这种时候我们要亲吻,我们要表现地感动,我们不能这么地像小孩子,我们该怎么样该怎么样。女主穿上婚纱后,未婚夫跑进雨中赞美妻子的美丽。却发现摄像师珍妮跑去躲雨了,他立刻抓狂了,他觉得这一幕应该要被摄像机记录下来才对的,于是他跑进雨中疯狂地叫号着珍妮的名字。爱情,变成了一种向众人的展示。我们要这样做,才会得到别人的赞美。仿佛,这才是爱情的目的。

最后怎么样了呢。男主决定走出妻子的阴影,走进女主。于是他向女主诉说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遭遇。女主明明上一秒还因为男主搬离了公寓自己无法找到他而失落痛苦,然而当男主主动找到她希望跟她一起生活时,她却觉得一切变味了。她讨厌他的年龄,她讨厌跟他在旅馆生活,更讨厌他提出的乡下生活。或者真正讨厌的是他们两个即将要穿上工作服去修汽车引擎。女主一路逃离,男主不愿放手,说出了就算你去到其他任何国家,我也会把你找到的话。疯狂之下,女主给了男主一枪,男主倒在了爱情的枪口之下。女主嘴里一直叨念着,我不认识他,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一直跟踪我,他想要强暴我...

看完以后甚觉,人心有时候比宇宙还要难理解,宇宙可以用数学公式描述,而人心感情这东西太变幻莫测了。

点击展开全文

关键词: 保罗